Pessirism.

FEAR OF NOTHING BUT EVERYTHING.

FNaF 同人 tag. Foxy

时光的列车,你,不属于它的旅人。
你所能做的,就只有等待,而下一班,依然高悬着拒绝你的招牌。
——题记
1987,what a long time before now, huh?
遥远的记忆,也不过三十几年而已。
还相信正义吗?
相信……这世上总有什么,是白的?
可就连看向那斑驳的墙壁,透过你生锈的机械双眸,也不过满眼褪色的黑暗。
你说,上天不公;
我说,Where is fair?
久吗?不久。
恨吗?恨。
而如今?
怕是连恨,也不知为何物。
三十年长得能忘了很多事,能将曾经的天使折了翅。
三十年前,你曾是孩子们最亲密要好的朋友。那时啊,孩子们和你一起玩,好吃的会天真地和你一同分享,什么秘密都向你倾诉。
尽管你什么都不能做,但你只是默默地,默默地听着。
又有多少人羡慕,我也是。
过去的时光在倒带,你说。
可你看不见未来。
那时候啊,谁不知道有那么只机械狐狸,Foxy The Pirate Fox?
但狐狸,海盗湾坚韧不屈的船长,究竟是什么,竟使你如此狂怒,不堪一击?
嘿,让我猜猜,是恨,是怨,是惑,是怒?
亦或是不甘与怯懦?
透过你腐烂的躯壳,残缺的火红,我看见你那颗殷虹的、跳动的、鲜活的心,正渐渐死去,变得冰凉。
黑暗侵蚀你的心脏,它渐渐萎缩,散发糜烂的气息。
你放任自流。
You didn't care, you said.
But really?
啊哈,你不想,对吗?
只是那年,紫色的身影掠过,手中的气球再也无力被握紧,锋利的匕首闪着寒光,破灭了你所有未完的梦。
——空留几个孤独的气球缓缓上升,穿过破碎殆尽折射着残阳烈金色余晖的窗,悠然飘往远方,沾染你依旧滚烫的血,混着你的泪。
你是好孩子,我知道,我一直知道。
坚强实际上是一种错,不是么?
狐狸,狐狸,别怕,别哭啊,这是你的气球。
天真的笑呢?
我只瞧见你残忍而嗜血的目光,狂野中是无尽的不羁。
狐狸,狐狸,你回头,你回头看看啊。
还记得我们一起唱的“生日快乐”么?
狐狸,狐狸,求求你,再唱一次吧。
但我知道,我从来都知道,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在无人问津的时候,在孤独寂寞、狂怒不甘的时候,你都沙哑着嗓子机械地嘶声唱着“生日快乐”,癫狂般倚着墙角仰天大笑,笑得绝望、凄伤,连空气都凝成微苦的水滴,洒在你冰凉坚硬的钢铁面颊上,顺势滑落,或快,或慢。
而那一双无神的机械双目,流不出泪,机械灯光映出的光影远得像是落在星河之中,从中逃出的,只有对过去无尽的渴望。
狐狸,狐狸,你疯吧,你狂吧,你笑吧。
你受的罪,受的苦,受的难,太多了。
你那腐朽的躯壳,是如何撑起这一切罪孽?
你天真得可怜,单纯得可怜,可怜得令人心疼。
狐狸,狐狸,你睡吧。
复仇的怒焰灼伤了你的眼,你又有多少年未曾停止过对复仇的渴望?
放下吧,罪有应得,人在做,天在看。
——你变了。
不,你没变。
你还是那么傻,一个和我一样可怜而可悲的傻瓜。
又何必呢……
狐狸,狐狸,别怕,有我在呢。
只是我一直错了,你本无罪,但这是欲加之罪,那就让世人来偿还吧。
即便你背叛整个世界,屠尽世间众生,我都会站在你身后,坚定不移。
那只是条脆弱得不堪一击的誓言,却让我守了那么多个三十年。
——To My Foxy, The Pirate Fox

评论
热度(19)

© Pessiris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