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ssirism.

FEAR OF NOTHING BUT EVERYTHING.

收留我。厌弃我。

大概家对于我,只是一个熟悉且陌生的名词。

生来不具流浪的骨,血液里也没有风居住,但相较于回家,我宁愿流浪。

不求远方,得过且过。

那不过是一间屋,大而空,关着三个破碎的人,以及一条疯癫的狗。

父母听闻我与我姐不愿回家总大发雷霆责骂我俩是白眼狼。

只是推开那门入那屋,温暖的是空气,冰冷的是人。

我荒废三分之一个已挥霍的生命做一条披着狗皮的狼观察人类,却越看越怕。我想逃,又不知去哪。

只是我已快把自个儿当成狗了。

有人曾问我最怕是何物,我回答家人。

大概他们不是我的家人。我没有家人。

后退一步不是怀抱,是深渊。

万劫不复。

我是条没人要的狗。

评论
热度(1)

© Pessiris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