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ssirism.

FEAR OF NOTHING BUT EVERYTHING.

诗人。

他是我
你是我
我们是我
你们是我
剩下的只有我
都在哪
笔下诗泛红
血腥味儿

真恶心
看不清的字迹和自己
有趣
怎么剩下的只有这些
手腕上刻字的羽毛笔
指节的淤青
刻在眼底

破了
青红皂白
雕塑脖颈上划痕
好深
是我么
拿起枪
毫不犹豫

评论
热度(1)

© Pessiris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