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ssirism.

FEAR OF NOTHING BUT EVERYTHING.

翼落:

关于Hollyleaf

    冬青叶从来都不是不是三力量之一。
    机敏,聪慧,冬青叶的血液里流淌着一名武士所能拥有的全部果敢和力量,她生来就是个战士。没有谁比她更加把武士守则当做生存和捍卫的全部,她从来都不畏惧为捍卫族群荣誉而流尽最后一滴鲜血。
  松鸦羽沉默的洞知和狮焰强硬的获取从未给予她一个公平的方法去得到她想得到的,她只能踩着自己的泪和血去挣扎一个从未美好过的答案。
  我敬佩她,喜爱她,也为她极尽了悲痛和遗憾。很难想象她为之奋斗的一切都被轰然摧毁的感受,被最爱的猫留下最深刻的伤痕。杀死族猫如果能挽救摇摇欲坠的族群法则,那她就毫不犹豫的伸出牙爪,可当族群法则都被撕毁的时候,她只能带着粉碎的心和残破的身躯逃离她熟悉并深爱的一切。
    一个人需要隐藏多少秘密,才能巧妙的度过一生?当所过去的所有都已摧崩拉朽,那便不用再为此回头。
 
  ——   "你在那里快乐吗?"
  ——   "我得到了平静。"

评论
热度(111)

© Pessiris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