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ssirism.

FEAR OF NOTHING BUT EVERYTHING.

原来啊,勇气也是可以用清澈形容的。

像一个怀了满腔热血的少年,未经世事,清澈的眼神,清澈的灵魂,清澈的勇气。

是他第一次拿起刀的激动,是他第一次杀敌的振奋,是他战役后的恐惧,拿刀的手微微颤抖。

可我的勇气已不再清澈,它是条干涸的河。

骄傲地活下去。

向厌阙歌,人渣一个。

评论
热度(7)

© Pessiris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