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ssirism.

FEAR OF NOTHING BUT EVERYTHING.

除夕。

又是一年除夕。

城内城外都热闹得紧,洋洋喜气自各家门户内倾溢出,直淌入街上人流中。那城内的街繁华红火,道旁两侧屋檐上晃了排通红透亮的明艳灯笼,样式也各不相同,其上书着的无非是“连年有余”“五谷丰登”之属的吉祥话儿,乍一看还真令人眼花缭乱。偶有阵顽皮而不大懂事儿的风雀跃着兴冲冲跑过大街,猴急,便引得一众灯笼轻叹着微微摇头,交头接耳暗笑那风也忒莽撞了些,不当心碰倒了哪个手里攥着串儿糖葫芦的孩子。

人多了自然就热闹,而那手艺人们便乐的心头开满了成片的花,拼了命在街边寻一处抢手的好位置,铺开摊儿拉开架势便费尽浑身解数卖弄起绝活儿来,也不知是在和一旁的同行较劲儿拉客还是怎的。画糖人儿的,耍猴儿的,变戏法儿的还有那演皮影戏的,那样多都尽数被人们围了个水泄不通,连身旁人温热的呼吸也能在面颊上感受到。演到精彩处,人群中便爆发出震天的叫好与欢呼声,坐在爹娘肩上的小孩儿也跟着拍起巴掌。

————————————

偷个懒,不想码了。

评论
热度(1)

© Pessiris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