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ssirism.

FEAR OF NOTHING BUT EVERYTHING.

随笔。旧文新翻。

以车轮将我空虚腐朽而发脆的头颅碾碎吧。
马蹄儿声嗒嗒响,蹄儿一翻带起我混着鲜血的脑浆。
别急,戏才刚刚开场。
请抬起这机灵又讨喜的小马驹那只沾有我脑浆的马蹄,头次出门的孩子还没来得及钉上马掌。
燃起一堆篝火,让火舌温柔舔舐这孩子鲜嫩的肉,小马驹儿疼得叫唤,请拍他纤细的肩膀。
烤熟的脑浆滋滋作响,干涸在皮毛焦黑萎缩翻卷的马蹄儿上,随风带起阵阵肉香。
小马驹儿挣扎得慌张,快切下那烤熟的肉掌。
——Hey,小家伙儿别急,你也想尝上一尝?

评论
热度(2)

© Pessiris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