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ssirism.

FEAR OF NOTHING BUT EVERYTHING.

《猫武士》四部曲 火星x奔风。

没有猫会忘了那夜。不敢,不能。
死亡,杀戮,鲜血,复仇。
叛众离亲,众叛亲离。
群星之战。
火能拯救族群。
他这“第四学徒”一路走来,七年,肩上的担也真是够沉,有时连自己都怀疑那预言的真假。
不等思索更多,左爪如钩划过属于黑森林武士皮毛覆盖的柔软颈部,皮肉撕裂,分离,鲜血粘稠,喷涌着,滚烫,于四周的毛发洇开后顺着脖颈淌下,刹那间浸湿自己整个脚掌,丝缕渗入爪缝。与此同时是爪下猫儿被生生扼断般戛然而止的哀嚎,与其对世界惊恐不甘的最后一瞥,因无可置信而突出的眼球恨着自己,猫毛乱舞。
蹙眉,他没有低头去理会那猫儿的眸光,不愿,也不喜。爪下粘稠而温润的质感与残留爪尖余温犹存的肉屑使他有得些微不爽。他是火,但不意味就将焚尽一切。他不畏惧杀戮,也不喜之,不过是不愿罢了。
……就像是不愿奔风腿脚依旧那般灵便。
——又在想他了。
于心底轻叹,他舒眉。适才偶遇那奔风,依旧年轻的猫儿一如既往的热情、精力旺盛而神采飞扬,猫耳机敏地立着,以一敌多却还游刃有余,一双灿眸敛着睿智的光,唯独——星芒闪耀,仿佛是星光所铸,那夜浪一涌便会湮没于灿白银河之中。
奔风,奔风。
奔腾若疾影如风。
可我宁愿你是位需要同伴去守护的长老。
他在战斗的间隙中无意转头而忽的注意到自己,刹那间面上惊喜表露无遗,明亮的瞳于夜色中闪烁着,一如夜空中最远最亮的星。碍于身处战局之中不能前来寒暄一番以叙旧情,他只得于不远处点头示意向自己咧嘴笑道:
“嘿,火星!”
……好久不见。那时自己才忆起,这九命之一便是他给的。一阵酸楚,几乎淹没自己的神智。
——“离开”多久了?
但重逢必定是件喜事儿,于是大笑着微微昂首转头看向他,眨眨眼打趣儿道:
“奔风!你腿脚还那样灵便吗?”
“当然!我可没闲着——嘿!鼠脑子看招!”
于是自己便再没在战场上见过他。
身体动作几乎是机械性的本能,由躯体控制而非大脑。火星胡思乱想着,即便如今本不该如此分心。依稀忆起当年蓝星的邀请,斑叶的离别,白风的教诲。
那年初入族群因年少轻狂废了长尾一只耳时奔风的友好,身为副族长分派任务时奔风的尊敬,我都记得一清二楚恍若昨日,可待我已是一族之长,却是你——赐我那一条命。
早知如此,那我宁可不要这九条命,只愿你们还活着。
但,已成往昔。

“嘿奔风,这不公平!”
“你看,现在我也来了星族,可你还跑的比我快!”

评论(11)
热度(15)

© Pessiris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