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ssirism.

FEAR OF NOTHING BUT EVERYTHING.

《猫武士》 迅爪的守护。

云尾近来总是失眠。
亮心蜷在他身旁,安抚地揽着他。
"睡了,乖。"
可云尾做梦了,他听不到呀。
他梦到迅爪了。
云尾从不相信星族,所以看到迅爪他也没多想,安心漫步在星光闪烁的林中。
身后传来猫儿皮毛刮擦枝叶的声响,云尾忽的扭头咆哮一声将来者扑倒在地。
迅爪。
眼眸里溢满了悲伤与快乐的迅爪。
他眼中的情感如此矛盾,但却不可思议地和谐共存着,仿佛生而如此。
"云尾,我想亮心了。"
"我没能保护好她,更无颜见她。"
"云尾,记得,帮我爱她。"
那一刻,从不相信星族的云尾竟做了一辈子最郑重最深情的承诺。
"好。"
——云尾再未失眠。

评论(7)
热度(17)

© Pessiris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