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ssirism.

FEAR OF NOTHING BUT EVERYTHING.

听着,我长大了。【鹰霜幼年故事向。】

“蠢货,照你这样打下去,敌人早就把你撕了个粉碎!”

“出爪还要快!你这什么死老鼠速度?!再狠,再快!好,现在看清楚了,我可不想这么轻松就把你肚子划烂!”

“可是父亲——”

“你没资格叫我父亲,蠢货!连我一根毛都没有扯下来,你看看你这怂样儿,全是血,啊?”

“父亲……不要!嘶啊——!”

“叫我虎星!你再这么打的像只幼崽一样软绵绵的,我就再废你一只耳朵!”

可是……父亲,我。

我做不到啊……好疼,呜……父亲,我好累……

“鹰霜!没睡醒吗?!别把自己还当只小猫,你已经五个月大了!撕碎敌人的喉咙才是你现在该做的事!”

“可你是我父亲——”

“闭嘴,鼠脑子!别把我当你父亲,我最多让你妈把你弄出来了而已!现在,把我当成你最恨的敌人,一个有血海深仇的家伙,是时候撕碎他了!”

“过来,进攻我,杀了我!”

“那,那我来了!”

“就是这样——对!嘿,你看看你打的哪儿?!你该进攻我的侧腹用力把我掀翻扔出去才对!别管我死活!”

父亲……你为何要这样对我……我只想和你好好一起活着呀。妈妈被你抛弃了,你带着我逃出来,我叫你爸爸,你却咆哮着让我叫你虎星。

你说,我没那个资格做你的儿子。

——是了,没那个资格。

因为你是强者,我是弱者。

对吧?

我找到答案了。

呵。

“虎星!老不死的,拿命来!”

血的味道——原来就是这样的么……令人陶醉啊。

“吼!鼠脑子,这才像样儿,继续,你已经学会了。”

虎星,总有一天,你会死在我的脚下!

我发誓!

再快,再狠!要用最致命的招数!

呼,好累……

“废物,才多久你就累了?!”

肩膀……嘶——好痛。虎星你个老不死的,爪子也够尖,不过——你就这么放心把我摁在地上?

你的喉咙——看起来挺柔软。会很容易刺入的。

“吼!住口,在我决定撕碎你之前!你是我的手下,我最忠实的死士!臣服,这是你除了战斗之外第一个需要学会的东西!”

“别动,听懂没?!”

呜……死士么……

我懂了。

我永远打不过你。永远无法杀死你。你会去你所说的那个黑森林,那么——

我也会。

臣服?

我学会了。

“虎星,放开我。现在我希望亲自撕碎我那个同父异母的哥哥,我要亲眼看见他绝望的模样。”

“我要让所有猫,都陷入永久的绝望。”

我没有的,你们都别想有。

包括,被爱的权利,爱的权利。

——听着,我长大了。

评论(3)
热度(20)

© Pessiris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