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ssirism.

FEAR OF NOTHING BUT EVERYTHING.

总有一天,你会想起一个你都讶异于自己竟会想起的人。

在那个街角,在那天清晨,亦或是一个无人的黄昏,寂寥的深夜。

然后发疯般满世界去找,即便毫无用途,即便你也不知为何。

没有原因,他不好,他好,我只想找到他。

知道他在哪,足以。

评论

© Pessiris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