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ssirism.

FEAR OF NOTHING BUT EVERYTHING.

《山海经》九尾狐x狰 tag. 迷之脑洞。

当八条尾巴的小狐狸偷偷摸摸蹿到天庭的时候,那头生得有些像老虎的大豹子已被押上了刑场。
小狐狸摸索了好半天才发现大豹子的踪影。
它真想像曾经那样再狠狠揪几把大豹子翅膀上的羽毛下来。
谁叫他以前每次都欺负我的?
小狐狸咬牙切齿地想。
但大豹子翅膀已被撕下了,凌乱的羽散了一地,有些还沾了点猩红。
——头上那根生生被剜去的独角,被铰断的四条尾巴。
曾经被他抱着一条的尾尖儿那撮毛晃悠让它感觉像荡秋千似的尾巴.
他现在不过是长得普普通通有些像老虎的大豹子了,啊不,坏豹子。
小狐狸趴在那根黑色的刑柱后发呆似看了坏豹子好久,然后他探头探脑望了望四下里察觉到无人便蹑手蹑脚溜到坏豹子身边。
可坏豹子已经不会动了。
小狐狸有些愣了神,忽然见坏豹子的大爪子下压了什么东西,于是小脑袋奋力钻下去伸爪把那玩意儿掏了出来。
呸,坏豹子,爪子又脏又沉,我的白毛都被你弄脏了!
喘两口气,他终于见着了那玩意儿的真面目.
那是坏豹子的内丹。
他依稀看见那头坏豹子就站在他面前,依旧欠揍的语气和表情:
“大豹子犯了错,错在欺负你这么多次,那就得接受惩罚啊,从此再也不会欺负你了。喏,这个给你,吃了就有第九条尾巴啦。”

评论
热度(2)

© Pessiris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