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ssirism.

FEAR OF NOTHING BUT EVERYTHING.

曾经干过的事。

他看到她哭得撕心裂肺,悲痛欲绝。
他不忍心。
他问她,怎么了?
她说,另一个他把她的心摔碎了。
沉默良久。
他转过身,用刀子划开胸膛,把那颗心掏出来,给了她。
她没看到这一切。
没事,我还有一颗,我给你吧。
他说。
她笑了,谢谢。
他微笑着目送她远去,看见她蹦跳着牵起那个他的手,欢笑着走远了。
直到消失在地平线的远方。
胸前的白衬衫逐渐被鲜血浸红,他笑得凄艳。
即便为她支离破碎,我不后悔。
就算是成全了她和另一个他。
但至少她快乐。
也好。
再见。

再也不见。

——而她永远也不会知道了,或许就忘了吧。


评论

© Pessiris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