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ssirism.

FEAR OF NOTHING BUT EVERYTHING.

《猫武士》一部曲 迅爪x亮爪 tag. 剧情&大概是个同人。

疼痛,撕裂般,浪潮似涌来,淹没。
紧咬着牙,眯眼斜眸看向四处如熊般高大的恶犬。
没有突破口。这群狗将他们围的水泄不通。
领头的狗昂首侧目俯视孤立无援的两个小学徒,眸光不屑。迅爪立于亮爪身前,肌肉紧绷俯身摆出攻击姿态。
眸光不羁,狠狠地,无畏地瞪进恶犬的眸中。他甚至能感受到恶犬悠长而带着腥臭的鼻息狠狠喷在耳尖的毛上。随即耳尖一抖,侧身挪步避开这犬的气息。毫不掩饰的厌恶于面上清晰浮现。
恶犬一愣,旋即便是狂怒。威胁般低吼在喉管中回荡,呲牙,一串腥臭的涎水自唇边滴下。
迅爪无动于衷,神色镇定未变,只是内心盘算着如何全身而退。
怕是,这留个全尸,也是奢望罢。
眸光一闪,眼角余光瞥见身后那棵高大绿树,一双强健后腿当即猛蹬地面向后一个飞跃,顾不得转头便向那树的右侧飞奔而去,转身时后肢利爪弹出扫过恶犬首领鼻尖刺入带起一片血肉,血液溅开落在他狰狞狗脸上与大张着怒吼咆哮的口中,象牙白的犬牙上刹那间晕开了抹殷红。
“围攻,上!”
来不及反应,只得传给亮爪一个眼神便如风般避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巨大狗爪。
只是,狗群围困住了亮爪。察觉亮爪并未跟上,迅爪四爪一滞,转身掉头便向亮爪飞奔而去。
坚持住啊,亮爪,一定要坚持住……
唯一的念头萦绕于脑海,同时吼叫着跃上一条狗宽阔的脊背,利爪弹出狠狠刺入敌人血肉勾起大片连着狗皮的狗肉,犬毛飞舞挡住了迅爪的视线,与此同时伴着狗群狂怒的咆哮。
他低头瞟了眼亮爪,心下一惊。亮爪早已挂了彩,浑身遍布狗爪抓出的血痕,皮毛被扒去的部分血肉外翻;有些伤口极深,依稀能瞧见这之下的白骨。
狗群迫于迅爪在牢牢锁在一条狗的背部而不敢轻举妄动,怒火转而燃向了亮爪。犬群首领扑上前去巨爪含怒一探而出,亮爪猝不及防不及躲闪便硬生生受了这一爪,右脸皮肉与头骨瞬间分离,一同撕去的还有半只残耳与被抓爆而迅速凹陷下去的眼球,若是树皮被撕开一般。亮爪因剧痛袭来而痉挛着踉跄后退跌倒在地上,旋即便是有一只能将之撕碎的硕大犬爪猛扑向她。
迅爪来不及反应便目睹这一切,愤怒地哀嚎一声从犬背一跃而下,咆哮着咒骂与挑衅被激怒的犬群并向那棵树拼命奔去。
“你们这群鼠脑子,星族都不信你们能抓得到我!”
“进攻,进攻,杀!”
盛怒之下首领舍弃了奄奄一息的亮爪,带头奔向迅爪。体形毕竟悬殊,犬群很快便追上了他。
快到了,快,再快,星族保佑,再快一点就好!
此时怕是星族也无能为力。犬群首领的利齿就在他身后。一跃而起,他跃上那棵树的树干,却在爪子快要触及树干时,被一跃而起的首领探出的右爪猛力一挥正中其胸腔右侧,竟把他扇得飞了出去,半空中横翻几圈划出一条完美而迅猛的抛物线。一旁等待一条的狗立即人立而起,张口叼住迅爪的脖颈狠命一咬——
骨骼断裂声响起,他的脖子几乎被截断为三节,血肉模糊,滚烫的鲜血喷涌,溅出犬齿的缝隙。
魂还未散去,迅爪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转动眼球艰难望向蜷缩在地上的亮爪。
眸光眷恋而不舍,几分无奈几分悔恨。
欣喜若狂地,他并未看见亮爪的魂儿从她的身体脱离站起。她还活着,还活着。
几乎是临死前的条件反射般,他张开口,想要发出点什么声音却又无能为力,残破的喉管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
他只是张了张嘴,嘴角是一抹苦涩,苦得令人心酸。
抱歉,亮爪。

不过,你若是活了下来,该是位武士了吧!

魂儿渐渐脱离躯壳,他跃向地面,周身环绕的星光与有些透明的身体让他产生了一种近乎虚幻的感觉。
狗不信仰星族,他们是看不到的猫的灵魂的。他终究成了星族猫,生命定格在永恒的学徒,直至被遗忘,化作雾一样的星光。
他站在那里,良久,目送犬群丢下自己的尸体后欢腾咆哮着离去,有些讽刺地笑出声。
可亮爪她,她听不到啊。

他凝视着亮爪,在脑海中刻下亮爪每一寸的容貌,残破的面容,鲜血淋漓的躯体。他听见自己的叹息,几乎微不可闻。
他知道自己是时候离开了。
向着天空缓步走去,他没有回头,尽管他几番动摇。

星族,意味着责任。一往无前,永不回头。不能错,更不能爱,只因爱了终究会错。
还是没能保护好你呢……
我爱你,你永远听不见吧。
——《猫武士》一部曲 迅爪&亮爪

评论(6)
热度(8)

© Pessiris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