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ssirism.

FEAR OF NOTHING BUT EVERYTHING.

他和她,青梅竹马。
他是个穷书生,狠命读了书意欲出人头地。她看着,笑了,如一抹春阳。
后来,穷书生成了穷秀才。
再后来,书生及第,状元。
一时间,光辉万丈。
他去了京城,她留在小城。
书生走时,下着微暖的小雨,空气中酝酿着桃花的淡香,发酵成醇雅的酒。
他喝了很多酒,家醅。
书生醉了。
她记得书生凝视着她,眸光描摹着自己的容颜,恍若要将之刻于灵魂之上。
“待我归来,许你一世繁华。”
“静候君归,小女子只需炊烟人家。”
书生走了。
那边,书生凭着张伶俐的嘴,成了皇帝身边的红人。
她笑。
那边,书生雄才伟略,尽心尽力,接连升迁。
她也笑。
那边,书生披荆斩棘,以雷霆手段清了障碍,一举成为一国之相。
她又笑。
那边,宰相狼子野心,竟成功暗杀当今皇帝,篡位夺权,一时间,天下大乱。
她在七月的小城里,听蝉声流水,观天际云卷云舒,看门前桃花树上再无桃花,相顾无言。
她还笑。
那边,皇上改了国号整顿了朝廷,天下渐定,四海皆臣。
她只看着那儿时与书生一同种下的桃花树,种树那天距今早已有二十年光景。
又是一年。
天下称赞着当今皇上的圣明,如何神武英明、年轻有为,如何风华绝代。
小城里,桃花落,桃花瓣舞,纷飞如诗。
隔壁的小酒馆里传来消息,皇上要选后了,那皇后如何温柔可人,美得闭月羞花。
她坐在窗前,凝望门前的桃花树,透过漫天乱舞的淡粉花瓣,竟似遥不可及。
她笑。
“君曾言,定当归来,许小女子一世繁华。”
“繁华无需,但愿君归。”

英杰一言,便是烟消云散化为尘土,无非也作了罢。

又是为谁画了个脱不出的牢?

而他,提笔决然离去,忘了前尘,忘了过去,忘了——还有个人,望穿秋水,用了整个青春年华,耗了整个人生去等。
皇帝的婚礼,自是极为气派奢华的。
皇上大宴宾客,三月的长安城,繁华如新春,灯火彻夜,上下通明如白日。
人们传颂着皇上的痴情,竟言此生只娶这一人。
人们谈论着皇上眼里化不开的柔情,仿佛不是那位铁血的皇帝。
人们说,皇上问皇后:悔么,来此勾心斗角之地,朕也无法日日伴你。
——朕贪的,是这天下。
她听着,笑了。
“小女子真的,不悔。”
——书生及第京城往,不见伊人桃花葬。

评论
热度(1)

© Pessiris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