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ssirism.

FEAR OF NOTHING BUT EVERYTHING.

[流浪狗x男孩. I]

[流浪狗x男孩.]
一.
当狗还是条崽子,就被主人扔了出来。

因为它是老三,而主人只想要两条狗崽。
是街上流浪的大黑狗把它藏起来养大。但后来,大黑被一群人打死了,男女老少。
他们说大黑是条疯狗,竟敢咬人,该死。
只有狗知道,那天不过是有几个小孩想要用石头砸它,大黑只是想保护它而已。
狗看着大黑被打得奄奄一息血肉模糊。
狗转身就跑,一路狂奔。
他又是独自一条狗了。
二.
狗很怕人。
它总觉得大黑在告诉它,别靠近人类。
那些人会打他。
狗夜里睡在别人家栅栏边的草丛里,傍晚去垃圾桶边刨些吃的,躲开白天,避开人类。
日子很平淡,一条流浪狗标准的生活。
——狗又长大了些。
三.
直到那天晚上。
若是按人类的思维,该是晚上十一点左右。
路灯有些昏暗,狗鬼鬼祟祟瑟缩在路边墙角的阴影里,摇着尾巴找吃的,一身白毛有些泛灰,大概是脏了的缘故。
那孩子就这样出现在它身后,悄无声息,吓了狗一大跳。
它嗷呜一声,转身呲牙怒视着男孩,渐渐后退。
男孩手里拿着几根还剩了些肉的骨头,笑得有些腼腆:
“狗狗乖啦,我等我妈睡了才偷偷跑出来给你带的。”
“每天晚上我在窗边都看到你在这里找吃的。”
“我不会害你的,好小子,吃吧。”
男孩把骨头放在地上,又笑了笑,转身走了。
狗在那里愣了很久,一直凝视着男孩的背影消失在那栋有着小院儿的房子里。
然后它扒拉着将骨头拖进阴影。
黑暗中传出几声呜咽,以及骨头碎裂的声响。
四.
男孩每晚都来看狗。
狗还是不让男孩碰它,即便男孩不嫌脏。
男孩什么事都告诉狗,因为他说自己很孤独。
狗也是。
他俩都没什么朋友。
黑夜里,一狗一人的影子被灯光拉得很长。
五.
“后来啊,那条白狗和我成了最好的朋友,我们无话不聊,每晚我都去偷偷找它,但它从不让我碰一下,更别说跟我回家。”
“十年过了,我二十岁,它也不小了,可我依旧去找它,它依旧等着我。”
“又过了三年,那个冬天,冷的有些无情。我去找它,给它带了件毛衣裹着保暖,那是它第一次这么听话,我摸摸它,帮它顺毛,它的毛都冻硬了,但它居然没有反抗,还抬头蹭了蹭我掌心。”
“我很开心,开心得哭了,他躺在地上,裹着我带去的旧毛衣,抬头伸出舌头舔了舔我手上的眼泪。”
“狂喜之下的我,居然没注意到它的舌头竟只是微温,抬头那样费力,它哪里都不对劲。”
“哎,算了,都已经是五十几年前的事儿了。”
六.
“第二天我又去看它,它却再没力气抬头舔掉我掌心的泪水。”

评论
热度(2)

© Pessirism. | Powered by LOFTER